國企改革“關鍵三年”:“四力”變“五力”,強調“創新力”
2019年11月13日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 李可愚 陳 旭

11月12日,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第三次會議召開。在近一段時間國企改革新政策、新文件不斷出臺的背景下,此次會議引人關注。

記者注意到,此次會議在若干重大問題的表述上出現了明顯變化,例如會議首次提出對國企改革來說,“未來三年是關鍵的歷史階段”。相關領域專家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結合會議有關表述,這意味著接續此前的《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的新一階段國企改革頂層設計,有望很快出臺。

此外,此次會議延續了《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的有關表述,將國企改革的主要目標從此前的“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明顯增強”這四個力,變為“全面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五個力。

國企改革階段性總結

剛剛召開的這次會議,對下一階段的國企改革來說有多重要?這是不少市場和業界人士高度關注的話題。

從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的定位看,其主要職責是對國企改革工作進行頂層設計,統籌研究和協調解決國企改革中的重大問題和難點問題。其組長目前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擔任。

此次會議通稿一經發布,業界學界便立刻注意到了一個全新的表述:“未來三年是關鍵的歷史階段”。那么,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重要的歷史定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查閱有關文件資料后發現,2015年8月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到2020年,在國有企業改革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決定性成果。”而此次會議召開之時,距離2020年已不到50天的時間,確保《意見》設定的國企改革“路線圖”全面完成,還需要“走好最后一里路”。

此外,在2020年以后,針對新階段的國企改革,在邏輯上又需要在《意見》的基礎上設定新目標、時間表、路線圖。在國企改革進程承上啟下的大背景下,此次會議強調未來三年對國企改革的重要作用,可以說是順理成章的。

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周麗莎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此次會議提出“未來三年是關鍵的歷史階段”的表述,是在2020年國企改革階段性總結背景下的一個回應。

新的頂層設計有望出爐

在《意見》設定的2020年目標即將到來的背景下,此次會議提出“關鍵三年”的表述,是否意味著會有接續《意見》的國企改革新階段的頂層設計出臺?

記者注意到,會議提及:“要落實好國有企業改革頂層設計,抓緊研究制定國有企業改革三年行動方案,明確提出改革的目標、時間表、路線圖。”

中國企業研究院執行院長李錦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有關方面在堅持之前國企改革政策的基礎上,會提出新階段的改革目標、時間表、路線圖,這一新版頂層設計方案,將與自2015年出臺并已運行四年的現行國企改革頂層設計有一定區別。

李錦分析,目前這一新版頂層設計應在著手考慮之中,并有望在明年上半年之前出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召開的會議指出:“要從國家整體戰略出發,按照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的要求,聚焦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全面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創新力、控制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從2015年提出“四個力”,到2019年提出“五個力”,特別是首次提出要增強國有經濟的“創新力”,背后反映出怎樣的轉變?

對此,李錦表示,多個重要會議提及國有經濟“創新力”,意味著國有企業要在加快推進科技創新上下工夫。未來,要打造更多依靠創新驅動、發揮先發優勢的引領性企業。要推動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同時,還要加強國有企業與各類所有制企業、各類主體的融通創新。

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此前也在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表示:“國有經濟的重要性,是在重要領域、長期創新的領域里面,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將制定量化可考改革指標

進入國企改革的“關鍵三年”,國企改革又有哪些具體任務?

對此,會議明確,要“在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強國資國有企業監管、增強研發創新能力、強化財務硬約束、削減和規范補貼、完善激勵機制、提高勞動生產率和資金回報率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提出明確的任務舉措,制定量化、可考核的具體指標”。

李錦對此評論稱,此次會議按照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的有關精神,將改革的重點“立了起來”。值得注意的是,和此前發布的多份重要文件一致,此次會議繼續將“混合所有制改革”放在了首位。同時,會議強調要“制定量化、可考核的具體指標”,也體現了鮮明的落實目的與意圖。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會議提及的未來階段國企改革具體任務中,還包括了“強化財務硬約束”“削減和規范補貼”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對于這些方面工作的部署,此前有關部門已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相關政策文件,有關主管部門也公開作出了一系列政策宣示。例如,去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該文件從指標約束、自我約束、外部約束三方面打破了國有企業的預算軟約束,讓國有企業資產負債有了“硬約束”,為解決國有企業債務問題建立了長效機制。

公眾號
手機端
山西快乐10分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