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杭州都輸了,誰才是“互聯網之城”?
2019年08月19日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 梁宏亮

近年來,以大數據、云計算和AI等為依托的數字經濟,正掀起新一輪產業革命。

互聯網是數字經濟中最具活力的元素。8月14日,中國互聯網協會、工業和信息化部網絡安全產業發展中心(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聯合發布2019年中國互聯網企業100強榜單。

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互聯網百強企業互聯網業務收入達2.75萬億元,占我國數字經濟比重8.8%,對數字經濟貢獻率達14%,帶動數字經濟增長近2個百分點。

作為中國互聯網行業“含金量”最高的排行榜之一,這份百強榜單是互聯網“風口”遷移的直觀反映——2019年,BAT等老面孔依然堅挺的同時,也不乏螞蟻金服、拼多多等新面孔,而曾在共享經濟領域出盡風頭的ofo小黃車,則已悄然退場。

當然,在城市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榜單也透露出區域經濟格局的密碼。

2019年,擁有互聯網百強企業省份達到18個,相比去年新增江西和山東兩個省份。而在區域分布上,差距依然十分顯著。

其中,東部地區互聯網百強企業數量共86家,中西部地區互聯網百強企業共12家,東北地區互聯網百強企業數量則保持在2家。

領頭“大哥”,還是北京

根據這份榜單,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螞蟻金服、網易、美團、字節跳動、三六零、新浪位列前十名。其中,螞蟻金服、字節跳動首次入圍前十,小米、搜狐跌出前十,新浪由第六跌到第十,網易由第五跌到第六,美團點評則由第八上升到第七。

從區域分布看,互聯網百強企業主要分布在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其中,京津冀地區32家,長三角地區30 家,珠三角地區21家。

019互聯網百強企業城市分布 制圖:城市進化論

具體到城市,北京坐擁31家,遙遙領先,由此也可看出北京在行業內的吸引力和影響力。此前,城叔在分析中國世界500強企業城市分布時也發現,北京同樣是當之無愧的“老大”,而且是唯一一個世界500強企業營收突破萬億美元的中國城市。

在工信部網絡安全產業發展中心分析處處長焦緒錄看來,北京一直是科技高地,中關村、海淀等地很早就布局高科技產業,吸引了大量優秀人才和企業落戶。

就在8月15日,北京再次出臺政策,加碼互聯網產業。在“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重點領域開放改革三年行動計劃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公布《互聯網信息領域開放改革三年行動計劃》,探索試點開放區域,推動開放互聯網視頻、游戲和圖書等互聯網內容運營業務外資準入條件。

廣滬深PK,誰贏了?

排名第二的上海,共有攜程網、小紅書等19家互聯網企業上榜;緊隨其后的深圳和廣州則各有8家,包括騰訊、網易、唯品會、迅雷等。除北上廣深外,其余城市擁有互聯網百強企業均在5家以內。

曾經,“上海為什么出不了馬云?上海為什么留不住阿里?上海為什么不適合互聯網創業?”在業界引發廣泛討論。而如今,以拼多多為代表的上海互聯網企業,已經占據百強榜單近1/4版圖。首次上榜的拼多多,更是一舉殺到第11位。

進一步分析各地互聯網百強企業排名,城叔統計了滬、廣、深三地上榜企業的平均排名和排名中位數,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細節。

北上廣深上榜企業平均排名和排名中位數 制圖:城市進化論

從上圖可以看出,雖然廣州互聯網百強企業數量不如上海、與深圳持平,但企業在榜單中的整體排名高于上海和深圳。具體而言,廣州互聯網企業平均排名在44名左右,上海在56名,而深圳約為60名。從上榜企業排名中位數來看,依舊是廣州排名比上海和深圳靠前。

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雖然廣州上榜企業數量在四大一線城市中并不突出,但從互聯網百強企業整體競爭力來看,還是略強于上海和深圳。

相比之下,深圳雖有排名第二的騰訊撐起“半邊天”,但呈一家獨大局面,其他互聯網企業排名普遍不高。當然,騰訊一家企業的市值、營業額,比廣州8家上榜企業加起來還多也是不爭事實。

杭州不如廈門,濟南“搶鏡”

除北上廣深外,其他城市上榜企業都未超過5家。城叔把擁有1家以上、5家及以下的城市歸為“第二集團”。讓人略感意外的是,廈門(5家)超越杭州(4家),成為“第二集團”領頭羊。

其實,福建人玩互聯網,早已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王興、張一鳴、陸正耀、蔡文勝等,都是從福建走出去的互聯網大佬。作為福建明星城市廈門,自然少不了互聯網基因。

從全國范圍來看,廈門互聯網產業起步較早。2000年,還未成為美圖董事長的蔡文勝注冊了第一個域名,開啟域名營銷之路。自此,倒賣域名風潮在廈門興起,廈門也一度獲得“域名之都”的名號。

而作為名聲在外的“互聯網城市”,杭州共有4家企業上榜。除排名第1的阿里巴巴外,螞蟻金服首次上榜就排在榜單第5位,同樣新晉上榜的順網科技、邊鋒網絡則分別排在第54位和第71位。

雖然上榜企業比廈門少1家,但從整體競爭力來看,杭州因為擁有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兩大巨頭,優勢明顯。

從入圍企業平均排名來看,杭州領銜,南京和長沙隨后,廈門雖然數量最多,但總體上排在“第二集團”靠后位置。

“第二集團”入圍企業平均排名 制圖:城市進化論

再從入圍企業排名中位數來看,南京和貴陽跟在杭州之后,廈門和濟南表現稍遜。不過,這份榜單也足夠濟南“顯擺”了。

“第二集團”入圍企業排名中位數 制圖:城市進化論

從山東過往表現來看:2016年,山東開創以58位上榜;2017年,山東開創以67位上榜,山東廣電新媒體以99位上榜;2018年,顆粒無收。而今年山東上榜的浪潮集團、山東開創及海看網絡3家企業,全部來自濟南。

北接京津冀、南向長三角,一向以低調示人的老工業城市濟南,最近也開始高調轉型。

統計顯示,2018年,濟南數字經濟規模達2900億元,占全市經濟總量37%以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收入占全省半壁江山;擁有大數據和新一代信息技術相關企業3000多家,從業人員30多萬人。

中西部地區如何追趕?

除濟南外,南昌中至數據此次也首次上榜,為中西部地區贏得寶貴的一席。

從地理區位看,中國地勢西高東低;但很長時間以來,經濟發展都呈西低東高態勢。互聯網百強企業分布,同樣如此。

制圖:城市進化論

畢竟,互聯網產業發展,高度依賴技術水平、資本投入、人力資源等生產要素和基礎設施配套。在這些要素上,中西部地區與東部相比,還存在著不小差距。

當然,一份互聯網百強企業榜單,不能代表一座城市、一個省份在互聯網產業發展上的全面實力。更何況,自2013年首次發布至今,榜單競爭愈發激烈。

7年來,連續入榜企業僅24家。上榜企業迭代率最高45%,平均每年新晉企業達35%,曇花一現的“明星企業”也并不鮮見。

比如,除上文提到的ofo小黃車外,2018年,重慶企業首次上榜,豬八戒網位居第83位。而今年,榜單上已經找不到豬八戒網的蹤影。

競爭格局不穩定,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有心的人可能已經注意到,今年榜單的一大亮點,就是產業互聯網——上榜企業中,服務于以實體經濟為主的產業互聯網企業達60家,累計服務近4000萬家企業。

從消費互聯網增長放緩,到產業互聯網興起,中國互聯網行業正進入新周期,有望迎來新一波增長。可以說,哪個城市能抓住先機,就更有可能在這份榜單上贏得更多席位。

2019 年中國互聯網企業 100 強名單

公眾號
手機端
山西快乐10分钟玩法